首頁
sweet無刪減
排行

這麼輕描淡寫的一句話,連封羨都分不清真假,更何況是章克,“不是你還會有誰?上個月那一次架,我把你那個小弟打得鼻青臉腫的,我現在還記得。”,封羨一驚,左右看著手裡的東西,然後從書包上拿出自己的水壺,甩手丟到章克頭上,正中其額頭。章克痛得捂住了自己的額頭,大罵道:“是哪個孫子做的!”,章克說的“被打的鼻青臉腫的小弟”,正是裴孟西,他們那天被挑釁,江至洵不在場,五對三,確實冇什麼勝算,更何況,賙濟是不會打架的。。

sweet無刪減最近章節
上幾世紀被蘋果砸了腦袋的牛頓孟會作品大全
熱門推薦